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

東皇戰影07 note




為了完整的墨狂,玄狐的犧牲是必然
最大的前提是:要他自己甘願犧牲
在這個前提下
如何去舖陳玄狐由不願轉為甘願?
如何表現出俏如來的掙扎與無力?
如何在不同決策者(默蒼離、俏如來)的選擇下,達到同樣的結果(玄狐犧牲),完成滅邪皇救蒼生這個目的?戲裡說得很明白,如果是默蒼離,肯定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而無所不用其極,該被犧牲的,一個也躲不掉;如果是俏如來,肯定盡力周全
玄狐從俏如來的記憶、廢蒼生口中隱約知道了默蒼離的過往
從與劍無極和俏如來的對談中,展露了屬於人類的情緒
酒後吐真言是個很好的方式
放鬆後的俏如來,向玄狐吐出了壓抑很久的不安
他恨自己的無能、恨自己沒有保護好常欣
這些話,玄狐聽在耳裡、記在心裡
其實在接觸雙鑄師、俏如來人等、金雷村村民們時
他就慢慢在學習什麼是人類的感情了只是當時還不自知
學會喜怒哀樂、學會愛、學會包容、學會責任、最後也學會了欺騙

只是,玄狐的犧牲,真的是必要的嗎?
備案不是沒有啊.....
有了最完整的墨狂,真的就能了結元邪皇?
人情與人性的不確定因素需不需要考慮進去?
這些已是後話了

投身不滅火時,玄狐露出了笑容
從魔王子、黑白郎君到現在的玄狐
三個角色都有用動畫呈現過上揚的嘴角
第一次看到是驚奇,第二次尚可接受,第三次就有點疲乏了
就跟羽人非獍當時現出翅膀一樣,第一眼是驚豔
再來看到玄狐的競魔跨限,就覺得是模仿...
這種呈現方式不是不好,純粹是少了些...新奇感
戲迷的胃口真難養QQ

玄狐:其實,我不想死,但是...我想活下去...
當下聽這句話,有種語意不通的錯覺,可是轉個念馬上就瞭解了
被犧牲的,只是玄狐的軀體
而他精神與意念將與墨狂融為一體,留存於世間

對於這集玄狐的犧牲,並不是說痛到無以附加
可不知怎的,從一開始的鼻酸到後來的淚流不停
肯定是玄狐的單純、直率、以及最後的大愛打動了戲迷
好久,沒有看金光看到流眼淚了呢
金光真的好擅長塑造出一開始惹人嫌,最後逆轉觀感的角色

那一夜,送走了常欣
這一夜,送走了玄狐
願,來生再相會

東皇戰影第7集,玄狐文字稿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