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

暴雨將至

長期照護
一個多數人正在面臨或未來必定會面臨的困境
生活無法自理的家人需要被照顧
放到安養機構不就好了?
請個外傭顧著不就好了?
都好,都行!
交給外人不安心,自己照顧可不可以?
也行,只是,
照顧失智的長者是一件不會有回報、不會有成就感、不會有收穫的付出,有的只會是挫折、只會是心裡與生理壓力的不斷累積,會不會爆發?哪時候爆發?沒人知道

劇中以大樹比喻得失智又中風的老爸
他有知覺,只是有口難言,就像一棵樹,靜靜的
人一直都在,也有可能哪天就無預警的離開,而備受煎熬的是照顧他的人
每件事都有它的dateline,唯有長照是看不見盡頭卻又不捨放手的的無奈
如同劇中的那首"我騎著一部單車,啊哈哈要到路的盡頭"
歌可以一直唱下去,也可以說停就停,歌曲如此生命亦是
從包容不捨到粗暴對待,照顧者的耐性跟愛逐漸被消耗殆盡
說白了,每個人都在等......
作為子女的我們該不該期望解脫到來的那一天?

戲裡留白的地方很多,映後座談導演也沒有說破
心裡的那些疑問,就讓觀眾自行想像吧!
第一次看二嫂(徐麗雯 飾)的演出,雖然當時那幕的燈光不是打在她身上,我卻全程盯著二嫂的動作,而且我位子剛好坐很前面,那些動作看得一清二楚,讓我好驚艷印象好深刻,謝謝妳把二嫂這個角色的生理需求做了這樣的詮釋,謝謝妳的敬業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