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

服妖之鑑

時間:20171022 & 20171027 
地點:台灣戲曲中心 
劇名:服妖之鑑



購票證明
這齣戲去年在水源劇場演出時,排不出時間看超扼腕
原本票就不好買了,謝盈萱又因花甲少年轉大人這齣戲多了一票粉絲QAQ....
難得等到今年加演,卻所託非人...友人竟然忘記賣票時間
票券開賣不久就秒殺(再次吐血
於是從7/21開始,開啟了我在PTT票券版一天一徵票的日子
最後當然是徵到了,感謝好心版友的讓票
後來釋出的票券也有順利買到,真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
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"至少要看二場"的這個念頭
總覺得這齣戲不看一定會後悔一輩子
明明沒看過,也沒有讓我喜歡到近乎瘋狂的演員
或許是網友的好評、網路上的相關報導以及它有著PTT 2016下半年口碑票選第一名的光環讓我異常執著吧
---------
「服妖者,男穿女服,女穿男服,風俗狂慢,變節易度,故有服妖。」

三世情緣三世糾葛,上一代未解決的,會延續到下一代
故事橫跨三個世代(明朝、白色恐怖時期、現代)

很喜歡這個舞台設計,簡單、一目了然
上、下二個圓像是扭曲的輪迴,又像是說書人的夢迴
難解的題只能反覆繞著圈,無法掙脫、找不到出口
沒有換景,演員的衣服、道具全在箱子裡
即便場外的演員拿道具給場內的演員也不會顯得突兀

不管生在哪個世代,不變的是,行為、動作、穿著不符合大眾期待的怪異人士,總是會被指指點點
什麼是正常?在別人眼裡這些不同於常人的人就是不正常
頭痛欲裂寫不出完整句子,被懷疑是裝病想逃避現實的上班族君凡
嚮往能夠光明正大穿上女裝而不會被投以異樣眼光的警長袁凡生
變裝後在青樓與崔小香相遇,以詩會友20日,逐漸產生情愫的才女吳岑

冥冥中被引領到深山療養院的君凡,在護士的幫助下,慢慢憶起前世記憶
劇中著墨最多的第二世,許湘君無意間發現袁凡生隱藏多年的秘密,也因為一時的機智回答:我帶你去買內衣!,成了當時最了解袁凡生,也最能讓袁凡生放下戒心展現自我的人
這裡必須發花痴的一提,許湘君因參加讀書會,被警察帶到訊問室,這是許湘君與袁凡生的第一次見面,袁凡生告訴她:妳回答問題,我不滿意,就脫妳一件衣服。後來袁凡生還真的把湘君上衣的扣子解開,然後霸氣掐住許湘君的脖子恫嚇。這幕超帥der,局長氣場超強

一個很重要的橋段,關於口紅的故事
羅馬時代的口紅,是用一種海藻做成的。而這種海藻,富含水銀,有毒。
然而當時的貴族們並不知道,他們依舊每天化妝,拼了命地把這些美好的毒物往身上塗抹。
如果羅馬人知道口紅有毒,就不會用了嗎?雖然有毒但也不知道塗幾次才會死。」
「那你會選哪個?永遠不塗有史以來最美但有毒的紅色,然後很醜的病死,還是塗了有毒的紅色,慢慢中毒死去?」
這段搞笑誇張的口紅舞,用的配樂是中島美雪的ルージュ
(台灣翻:容易受傷的女人)

全劇中我最喜歡的是湘君幫凡生塗上口紅這段
背景音樂是國歌,正正統統的中華民國國歌,後方四人隨著國歌的節奏,將國旗緩緩攤開;而前方,湘君給了凡生勇氣,她替他塗上口紅,似乎也正式宣誓袁凡生要向當時社會的價值觀對抗
到了上海,袁凡生換上他夢寐以求的女裝
所有壓力都在這裡被釋放
「我開始相信我腦中的聲音。我是個怪胎、變態,我就是不正常。」
「我這輩子就是這樣了。」
「有妳在,我覺得很好。」
湘君只是默默的聽著,陪伴著
然而這見不得光的秘密終究被揭穿
而且還是被當初處處被打壓的學生組織所揭發
原先的受害者成了加害者
排除異己的社會風氣在那個時代是理所當然
所以凡生的下場可想而知,而湘君也帶著愧歉,苟延殘喘的活著

那如果,袁凡生活在(自以為)文明的現代呢?
不用說什麼只怪那些人生不逢時
歧視不管在過去 在現在 甚至在未來都不會消失
「如果穿女裝還要一個理由,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。」
如果在不影響到他人為前提下,還得去顧旁人眼光
不能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,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

看到男生留長髮或是直接穿女裝上街、看到女生剪個短髮穿束胸把胸部壓平,看到二位同性別的人手牽著手走在路上...這種種"怪異的行為"還是會被多看幾眼,即使是被私下竊竊私語的討論,他們就是感覺得出你的異樣眼光,至少我感覺得出來...更甚者被公開談論、公開指責,無形的壓力依舊如影隨行

當然,迂腐過時的老舊觀念不止這些
為什麼我們這一輩要接受那些不合理的錯誤?
為什麼我們這一輩要承擔那些前人留下的爛攤子?
而且想試圖改變些什麼還會被當成異議份子
這個社會真的很奇怪,用一個很扭曲的形態在轉動
好像走得動,但走得歪七扭八
又好像越走越退後,看不見長進也看不見希望
扯好遠
而且看下來這又是一篇毫無邏輯的瑣碎記錄QQ
就先這樣吧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